本報特約評論員邇曉
  “附加費”中存在的亂象,既傷害了民,也不利於政。矯治其弊已迫在眉睫。只要真下決心,“附加費”不僅管得住,而且還能為相關企業的改革和政府職能的轉變,開闢一個切口。
  財政部相關負責人日前表示,我國將清理規範民生資源“附加費”在內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。對於未列入財政部目錄清單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,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組織有權拒絕繳納。
  此前,新華社報道,在涉及民生的水、電、汽油價格中,“附加費”現象普遍存在,且各地標準不同,項目易增難減。據估算,一年僅居民生活電費就“附加”了270億元。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“附加費”,幾成民生利益的盤剝者。而其徵費權力的來源,有的只是一紙通知、“幾項規定”,其法定效力和時限令人生疑。
  客觀說,在供應緊張的公共資源項目設定“附加費”,有調節人們的消費行為、保證公共資源合理利用、增加公用事業供應的作用。但是只有基於明確的立法原則和充分透明的公共協商程序,才有法定效力。現實運作中的“附加費”,不僅缺乏相應的程序,而且覆蓋面超過了資源領域,能“附加”的地方都想著法“附加”,有的漲價幅度還超過基礎價格,這導致“附加費”失去了應有的公用屬性,成為與民爭利的通道。
  很大程度上,“附加費”的異化,是地方政府擴大財政來源的天然需求的結果。稅收可能受經濟景氣周期、產業調整、流動性多寡的影響而出現波動,“附加費”則能成為征收成本低且穩定的收入來源。就此而言,“附加費”的異化與亂收費異曲同工,而在缺乏透明程序監管的情況下,“附加費”不僅征收成疑,其去處同樣成疑,許多已經查實的“小金庫”,就是與“附加費”自由裁量、地方政府性基金缺乏管理有關。
  無疑,“附加費”中存在的亂象,既傷害了民,也不利於政。矯治其弊已迫在眉睫。但是,僅憑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組織“有權拒絕繳納”,不足以治愈。“附加費”亂象,本就是行政權強大的結果,鮮明的強弱對比決定了自助式救濟難以撼動“附加費”的附加利益,改變其無序慣性。
  不讓“附加費”成為與民爭利的通道,關鍵在政府部門能否主動糾偏。其實這樣的政策環境已經形成。一方面,給各級政府制訂權力清單正在著手進行,什麼時候政府部門可以伸手,什麼時候必須收手,有望得到剛性規範。另一方面,對於國有企業改革的思路也正逐漸清晰,歸於一般競爭的交由市場決定其生死,負責公用事業的要凸現其公用特性,這是基本思路。由此觀之,水、電、油等民生領域,也當擠出利益泡沫,還原其公用事業服務者的本來面目。
  當然,矯治就是對既得利益者動真的。這必然遭遇種種抵抗,而且很可能有一大套似是而非的大道理搪塞。對此,只有通過嚴肅法治去除障礙。哪些收費授權不符合立法法要求,收費是否進入了全口徑預算管理,不是難查的事。只要真下決心,“附加費”不僅管得住,而且還能為相關企業的改革和政府職能的轉變,開闢一個切口。
  相關報道見A05版  (原標題:“附加費”不是與民爭利的通道)
創作者介紹

鍾欣桐

wa80waja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