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圖:俄羅斯總統普京。
  參考消息網10月28日報道 俄媒稱,美國按照不是“贊同”,而是“反對”原則建立集團的企圖激化世界的不平衡。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每年一次舉行的“瓦爾代”辯論俱樂部總結會議上指出了這一點。他認為,美國希望分裂世界以達到對世界的統治地位。結果對大部分國家“民族主權”概念成為次要的東西。
  俄羅斯之聲網站10月27日報道稱,不是調解衝突,而是激化衝突,不是增多穩定的國家,而是導致擴大混亂空間,不是民主,而是民族主義和極端主義思想占上風。這是美國建立單極世界導致的結果。蘇聯解體後美國宣佈自己為唯一的領袖,不問這種系統是否正義和合理。
  俄羅斯總統普京對國際專家們講話時強調指出,在一個國家和它的盟國,或者說衛星國壟斷的情況下,全球答案的尋找往往變為把自己的萬能方案強加給別人的追求。這個集團野心勃勃,硬要把它幕後制訂的立場當作全世界社會的意見。對大部分國家,“民族主權”這個概念本身成了次要的東西。實際上提出了公式:對世界上唯一影響中心越忠順,這個執政政權的合法性就越高。
  拒絕遵照此公式者將受到武力打壓,經濟製裁、宣傳壓力。在某種情況下,對不願服從的國家領袖進行公開的訛詐,怪不得所謂“大哥”花費億萬美元在全世界進行監督,包括對自己的親密盟友。這是因為美國需要保持自己的特殊地位。
  普京強調說,現在我們又看到破碎世界的企圖,劃分界線,不是按“贊同”,而是按“反對”某一方的原則拉攏集團的企圖,創造敵人形象從而得到當領袖的權利,或者說,進行獨裁的權利。我們都知道“冷戰時代”情況。美國對盟友們說:“我們有共同的敵人,他很可怕,是邪惡之軸。我們保護你們免受其損害,因而我們有權指揮你們,迫使你們犧牲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利益,為集體的防衛出錢,但是,當然由我們領導”。今天很明顯,在新的變化的世界上也實行這種習慣的全球管理系統,目的是保障自己的特殊性,得到政治和經濟好處。
  與此同時,誰成為“邪惡之軸”並不重要:希望得到核工藝的伊朗,世界上第一個經濟大國中國,或者超級核大國俄羅斯。重要的是,沒有和這個敵人的鬥爭就不能實現自己的獨裁野心。
  與此同時,這種企圖越來越脫離現實並帶來相反的效果。把經濟和政治混淆,損害本國的經濟。單方面的獨裁己證明它無力對付諸如恐怖主義、販毒集團、宗教極端 主義等的世界挑戰。
  然而可以按照另外的方式。不斷加強聯繫的金磚國家-巴西、俄羅斯、印度、中國和南非證明瞭這一點。聯合這些快速發展國家並不需要外來敵人的形象。金磚國家有別的目的,旨在發展國家之間的聯繫,而不是分離它們。
  俄羅斯做出了自己的選擇,它不需要特殊性。可是它在尊重別國利益的同時,打算要求它的利益得到考慮,它的立場得到尊重。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鍾欣桐

wa80waja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